疑案資料庫

  • 案件名稱:
    西來庵事件
  • 時代背景:
    清領時期,臺灣中南部有數千間私人「糖廍」,以甘蔗製糖。但進入日治時期後,臺灣私人糖廍被迫關閉,所有甘蔗只能賣給日本人的糖廠,但糖廠卻只開低價向蔗農收購,由於無其他合法銷售管道。蔗農只能被迫賤價出售甘蔗。 另外,以前人民可以自由上山開採樟腦、苧麻,但日治時期的林地變成國有地,要獲得日本人許可才能開採,原本依靠山林資源的農民也頓失經濟來源。 農民經濟受損,在 1913 和 1914年間臺灣卻發生兩次嚴重的颱風災情,甘蔗被破壞、米價飆漲,農民生活越發困難,對殖民政府的不滿也逐漸增溫。
  • 案件概要:

    西來庵事件,又稱余清芳事件、玉井事件、噍吧哖事件,是發生於臺灣日治時期大正四年(1915年)的武力抗日事件,領導人為余清芳、羅俊、江定等人。此事件是臺灣日治時期諸多起事之中規模最大、犧牲人數最多的一次,同時也是臺灣人第一次以宗教力量大規模武力抗日的重要事件。西來庵事件結束後,使臺灣人認識到由於軍事實力的懸殊,武裝抗日並不可行,民眾開始以和平方式爭取民主與自治,從此由武裝暴力轉型為以社會運動與政治訴求的文化抗日運動,所以西來庵事件也成為臺灣漢人最後一次武裝抗日。

  • 人物關係:

    余清芳,本為臺灣警員,因涉嫌詐欺而被解職,故對日本人極為不滿,於台南西來庵借齋教及王爺信仰名義來宣揚其抗日行動。之後其認識了他里霧人羅俊、竹頭崎人江定、大目降人蘇有志等,密謀組「大明慈悲國」,打算造反。

  • 案發現場:
    「西來庵」創建於1911年,原址在台南廳亭仔腳街知名的府城隍廟西鄰,當時由信徒蘇有志、蔣襟三、鄭利記等人發起籌建,主祀五福大帝。 當時廟裡的信徒主要分為福派與春派,福派多為台南市中、上流社會地方仕紳,春派多為大目降、噍吧哖、關帝廟、阿公店及蕭壟等地的人士,如余清芳與蘇有志即屬春派。 余清芳、蘇有志、鄭利記等人為西來庵重要信徒,經常在西來庵出入舉行扶乩儀式,三人長年藉託宗教教義,宣傳反日,招集信徒伺機起事,一方面發放神符、呪文等物,起事時可做為同志之證,並以修廟為名,籌募抗日基金。 由於余清芳聲勢浩大,保密工作不足,1915年臺灣總督府耳聞風聲「南臺灣各地傳言,中國軍隊即將攻打臺灣,與臺灣人裡應外合,驅逐日本。」總督府命軍警加緊查緝。基隆港警察又發現一名臺南人蘇東海,攜帶鉅款,奔走於廈門與臺灣之間,且言行非常可疑,遂將蘇東海逮捕,但並未對嚴加控制,而是暗中監視。 蘇東海在監所又遣一名被釋放出所的同夥,送信給余清芳的手下,醞釀起事。總督府遂發覺余清芳、羅俊等人才是事件主謀。於是全臺灣憲兵與警察大舉逮捕抗日分子。6月29日,羅俊走避不及,於嘉義竹崎遭到逮捕。余清芳於事洩後即潛入山中,和同謀者江定商討對策,決定提前起事。 1915年7月6日,余清芳在遭公家通緝下,以「大明慈悲國奉旨平臺征伐天下大元帥余」名義發表了《大元帥余告示文》,發動起事。 7月9日余清芳、江定突擊甲仙埔支廳。 8月余清芳、江定奇襲多處警察廳,焚燒南莊派出所,襲殺眾多日警及其眷屬,逼近大目降(今臺南市新化區),聲勢浩大。
  • 警方調查:

    8月6日,日軍臺南守備隊步兵、砲兵與憲兵傾巢而出,與余清芳部眾在噍吧哖交戰,相較於日軍的砲火猛烈,余清芳的部眾只有兩門舊式大砲與幾把槍,大部分人的武器是鋤頭、斧頭、鐮刀等農具與宋江陣中的兵器,但因他們認為手上有靈符,五福王爺等神祇會保佑他們刀槍不入,不過當時立刻有數百人陣亡,余清芳在噍吧哖附近的虎頭山建設堡壘,與日軍對峙,一時陣容有所擴張。
    然而日軍一方面仔細搜山,另一方面張貼告示,勸告投降者,有機會免於處死,但又對投降者實施報復殺害。1915年8月22日,余清芳在王萊莊,鄉人設宴款待,卻在酒酣耳熱之際,將余清芳綁縛,送交日軍。
    江定則至隔年4月始被勸誘,並且日本當局派人向江定表示,只要他出降,決不追究,加之糧食、武器匱乏,江定帶領部屬270餘人下山向日本官方投降。日本當局在受降完畢,突然於深夜出動大批警察將江定等人全部逮捕,西來庵事件宣告結束。

  • 其他調查:
    2014年3月14日台南市新化區發現三千多具骨骸,地方人士認為此為噍吧哖抗日義士,有歷史學家推論指出當年被日本軍警屠殺的可能逾萬人,但這批骨骸的身分仍待考証。
  • 受害者:
    事件之後按戶政資料與考證,日軍於8月3日起在楠西密枝莊殺害16人,竹圍莊屠莊,男女老少皆死,死亡人數251人。玉井沙仔田莊焚莊,死亡人數82人。玉井國小萬人堆旁斬首刑場,人數不詳,芒仔芒莊死亡36人,內莊仔莊及木公莊屠村死亡119人,另有抗日份子數十人遭斬首收埋於當地廟宇,南莊、菁埔寮莊各為死亡114人及109人,北寮莊斬首45人,竹頭崎莊死亡185人,崗仔林莊屠殺69人。牛埔滅村,甲仙埔四社寮地區為義軍遭追擊解散區域,四散許多遺骨,阿里關、檨仔坑坪頂等地皆有殺人埔,另新化四處殺人埔應為左鎮、南化、玉井兩百多居民遭殺戮地點。
  • 審判過程:
    由於參與事件者遍布各地,據總督府統計,被捕的人數多達1957人,其中在臺南開設的臨時法庭中,被判處死刑者,除主事者余清芳、羅俊、江定外,高達866人。之後,在日本國內與國際輿論壓力下,1915年11月10日安東貞美總督以大正天皇即位為由,四分之三的死刑犯被特赦為無期徒刑。
  • 後續影響:

    西來庵事件結束後,使臺灣人認識到由於軍事實力的懸殊,抗日起義舉動斷然不可行,民眾開始以和平方式爭取民主與自治,從此由武裝暴力轉型為以社會運動與政治訴求的文化抗日運動,所以西來庵事件也成為臺灣漢人有紀錄以來的最後一次武裝抗日。

  • 參考資料:

    康豹,《染血的山谷──日治時期的噍吧哖事件》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尋訪1915噍吧哖事件歷史場景──起事、交戰、清鄉、審判、立祠》
    維基百科「西來庵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