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案資料庫

  • 案件名稱:
    十信案
  • 案件概要:

    「十信案」是發生於臺灣的一起銀行擠兌事件,為臺灣史上重大經濟犯罪事件之一。1985年1月底臺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十信)因為營業違規事件見報,引發擠兌風潮,後情形日益嚴重,引發政府介入,並以超貸、侵占、背信與偽造文書案等罪名逮捕負責人蔡辰洲,看似乃單純金融犯罪事件。然而,若仔細觀察,會發現其實在十信案的背後乃是牽涉到當時政府對經濟體制的管理問題與當時官商一體的弊端等現象,所以十信案到底是蔡辰洲為求個人利益,一味以小博大終於出了錯;還是因為官員背後錯綜複雜的利益輸送關係與當時政府為打擊金融犯罪,而成了替死鬼,迄今仍舊有許多人探討,成為一件疑案。

  • 人物關係:

    蔡辰洲,臺灣苗栗縣竹南鎮人,蔡萬春之子,患有輕微小兒麻痹症,淡江文理學院(今淡江大學)畢業,1979年父蔡萬春中風退休,故將經營權交由蔡辰南、蔡辰洲經營管理。
    蔡辰洲與其父性格頗像,據冒險精神,常以小博大獲取高額利潤,在掌握十信金錢管道後,復通過蕭政之介紹拜王昇為義父,由王昇、蔣彥士介紹加入中國國民黨,經當年國民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關中提名,1982年以高票當選增額立法委員,在立法院組成「十三兄弟」派系,利用自身十信優勢,結交官員,利用人頭貸款從事投資套利。後於1985年十信案爆發,被以違反《票據法》遭判刑合計六百餘年,入監服刑,1987年罹患肝癌,申請保外就醫,不久後即病卒。

  • 案發現場:
    1985年1月底,臺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今合作金庫城內支庫),發生擠兌人潮,引發後續十信案的發生。
  • 警方調查:

    在蔡辰洲接手十信沒多久,財政部便接到不少檢舉,指控十信有大量人頭貸款問題,違法放款給國塑等關係企業。財政部派人調查,確有近30億的問題貸款,但據報告,經財政部「輔導」後,不正常放款現象已有改善。直到1985年1月底,臺北市財政局調查十信的消息登上媒體,出現擠兌;2月初,隨著十信現金降到水位下限,財經高層決議徹查十信,財政部指派合作金庫接管十信;然後,在3月1日這天,立法院同意臺北地方法院依背信、侵占、偽造文書和違反票據法等罪嫌逮捕蔡辰洲。

  • 相關證詞:

    根據案發後財政部金融司編寫的〈十信案件處理經過及檢討〉,此案的罪魁禍首自是蔡辰洲無疑。內文寫道:十信總分支機構遍布臺北市各主要地區,業務範圍普遍而深入,基礎穩固,財務原極堅實。乃該社近年來不思知足,其負責人罔顧信用合作社之公益性及經營者之社會責任,漠視金融機構經營之安全與健全,違背法令等手段,從事不正常業務操作,濫設關係企業,視十信為其私庫,後更有恃於負責人蔡辰洲之身分,置政府之糾正、處分與輔導於不顧,終至積重難返。
    金融司洋洋灑灑,羅列了歷年檢查與處理的經過,一方面指出不正常放款數字逐年增加,一方面則強調財政部的處置措施。該報告的基本定調,既突顯蔡家犯行之惡劣,也透露當局的兩難與苦心。文中著重財經部門長期以來的用心,也指出金融弊端牽涉體大,當局處罰與輔導兼籌並顧,為避免存款人誤解引發擠兌風波,希望透過輔導,扶十信於正軌。只是積弊甚深,財政部儘管力圖整頓,卻收效甚微,主管機關台北市財政局、監理機關台灣省合作金庫,「相對於蔡辰洲的政治背景,一切努力,形成徒勞。」

  • 媒體報導:

    官方報告認為十信案乃蔡辰洲利用十信恣意放款,並且假借其立委身分官商勾結,所以導致此惡性重大的經濟犯罪事件。而黨外雜誌則認為十信案案情不單純,背後有政府更多高層涉入,且牽涉到政府高層角力,其以當時財政部長徐立德辭職為例,說明政府在辦理十信案態度上的轉變。
    據黨外雜誌報導獨家揭露,徐立德與蔡辰南、蔡辰洲關係良好,在十信問題處置上採包庇態度,以1983年臺北市財政局擬定撤換蔡辰洲,將十信分拆為二的「斷然處置方案」為例,時任財政部長的徐立德將方案壓了兩個月後予以否決,批示由合庫進駐輔導的溫和方案。而一開始爆發擠兌風潮時,似乎還尚未波及至徐,直到2月底春節過後,立法院外頭出現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請願隊伍,在正門、側門高呼口號:「打倒蔡辰洲!」、「蔡辰洲是罪魁禍首!」、「立即逮捕蔡辰洲!」這時,執政當局改變策略,《中央日報》2月27日的三版頭條,赫然出現「十信弊案拖延五年未採斷然措施,財金單位是否予違法包庇,正根據數項疑點深入調查,金融司曾多次擬案追究均被擱置」的標題,直指徐立德涉嫌包庇。另一篇特稿也強調即使無人包庇,至少政策失敗是事實,應有官員負起責任,代表政府高層意志有不同打算。而徐立德也於此時宣布辭去官職,黨外媒體認為徐乃作為政府有心整頓作為的替罪羊,一方面作為平息民怨的出口,一方面避免案情往上延燒,一方面也表現出政府的大有為決心,但後面仍有許多高層涉案其中。

  • 其他調查:
    當時一位集團經理,在回憶錄裡描繪了國信集團破產拆解後的悽慘景象。營收不差的關係企業被迫出讓,連來來飯店都不得不易主。許多中階主管一夕成為債務人,往來的中小企業負責人也成為票據犯。似乎,儘管宣示要「保障十信存戶權益、維護金融秩序穩定」,但是比起實際的員工存款受災存戶、被牽連的主管與中小企業,政府的介入更在意的是如何拆解這個集團,而非追回去向成疑的金流,釐清真正的責任歸屬。他說,在當時的眾多信用合作社裡,十信一直是經營最好的幾個,此前多家出問題的合作社,都是十信幫政府吃下來。國信部分,國信在業界績效良好,規模贏過第二名的中國信託許多。多年後想起,他仍覺得十信案或有國民黨政府借刀殺人的意味。手起刀落,牽連無數無辜。
  • 後續影響:

    十信案的爆發嚴重傷害臺灣投資人的信心,臺北十信各分社都受到嚴重的擠兌,數千存款戶一生的積蓄血本無歸。十信案受害者達十萬人以上,六十多家企業面臨破產,民眾對銀行不信任,也對國民黨政府公權力感到失望,十信案對政府權威造成打擊。
    十信案也導致國泰集團承受污名,蔡辰洲最後在判刑前夕,於1987年5月14日病故於國泰醫院,經濟部長陸潤康、財政部長徐立德、中國國民黨秘書長蔣彥士、中國國民黨臺北市黨部主任委員關中也因此辭職。然而十信案在當時並非特例,同期的華僑信託、國泰信託、亞洲信託與第一信託等金融機構也是岌岌可危、隨時處於崩壞邊緣,家屬認為十信案乃政府拿蔡辰洲出氣,蔡家至今對此依舊耿耿於懷。
    十信案的發生,也使政府正是經濟政策的轉型必要,所以後續有經革會的出現,討論政府是否要強力干預民間資金流向管控,還是採取溫和態度,先建立一套經濟運轉模式,再以政府小心維護此模式,兩方學者官員對此產生爭議,後不了了之。然而對後續政府經濟政策仍有所影響。

  • 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 十信案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十信案
    疑案辦 十信案
    https://ohsir.tw/5014/ https://ohsir.tw/5022/ https://ohsir.tw/5028/ https://ohsir.tw/5032/